1. 當前位置: 首頁 > 科技資訊 > 疫情下有外賣小哥在小區門外凍一小時,我不怪顧客,了解多點總沒壞處

        疫情下有外賣小哥在小區門外凍一小時,我不怪顧客,了解多點總沒壞處

        更新日期:2020-02-02 12:21:43

        來源:互聯網

        瀏覽量:981


        小編為您精心收集了疫情下有外賣小哥在小區門外凍一小時,我不怪顧客的相關知識,大家一起來看看吧。

        參考搜索關鍵詞:

        騎手,外賣,小區

        中新經緯客戶端2月2日電(常濤 閆淑鑫)全國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戰斗還在繼續。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給全國各城市,尤其是疫區城市的餐飲休閑、商超便利等生活服務業帶來了巨大嚴峻挑戰。外賣騎手作為分散在城市各個角落的“末梢神經”,在過去10天,他們看到和經歷了什么?

        近日,中新經緯記者采訪了四位外賣小哥,聽他們講述了這個春節不一樣的體驗和感受。外賣小哥李小光說,為了成功送達一個訂單,他在顧客小區門口等了一小時。來自疫區武漢的殘疾騎手張興說,這個春節,他聽到最多的一個詞是“謝謝”,“天還沒亮就睡不著了,那些幫買幫送的單都是為了藥品,心里很不是滋味。

        以下為外賣騎手自述(略有編輯):

        坐標:

        北京市朝陽區

        李小光,80后,河南商丘人

        小區不讓進、顧客電話打不通,我在門口等了一個小時

        我是一名春節“留守”北京的外賣騎手。

        2019年的春節我回了趟老家。不過今年,我沒有回河南老家過年,選擇了和媳婦留在北京。聽有經驗的同事說,春節期間送單可以拿到更多的補貼和更高的配送費,我想多掙些錢。但誰也沒想到,突如其來的肺炎疫情,讓這一切變得和往年不一樣了。

        單數減少了,收入自然就少了。疫情期間,北京的小餐館集體打烊,人們也更愿意自己在家做飯,能做外賣的只有部分連鎖餐飲店、超市以及藥店。春節這幾天,我一天最多能送20-30單,是平時單量的一半,而且多是些5公里以上的“遠程單”。

        李小光平時送餐用的摩托車。受訪者供圖

        另一方面,因為肺炎疫情持續發展,北京不少小區都實行了“封閉管理”,外賣騎手、快遞小哥大多數被擋在了門外,這讓我們的配送變得更加艱難。

        正月初五(1月29日),我平時負責的北京市朝陽區各小區基本上全部實行了“封閉管理”。這一天,我像往常一樣,早上7點起床,收拾出門,準備接單。7點半左右,我就接到了一個來自超市的訂單,配送距離約7公里。8點鐘左右,我取完了貨,用了半個小時,到達了顧客所在小區門口。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接下來我會根據訂單上的地址,進小區、上樓、敲門。

        然后完成配送。不過,令我始料未及的是,這一次我被保安攔在了門口。按照保安的說法,“現在是非常時期,外賣騎手不能再進小區。

        沒辦法,我只能給顧客打電話,但對方一直無人接聽。隨后,超市那邊也幫我多次聯系了該顧客,均未果。無奈之下,我只能向平臺進行報備。因為根據規定,若騎手聯系不到顧客,在報備半個小時后,平臺可取消配送。但當時平臺這邊并未按時取消配送,我決定繼續給顧客打電話,一連打了16個,始終無人接聽。

        這期間,我考慮過把商品放在小區保安處,但被告知無法保證不會丟。我心想,還是算了,這一袋商品價值400多塊錢,如果丟了的話,那我這一天就白干了。

        又過了半個小時后,顧客終于給我回了電話,他連聲向我道歉,并很快下樓取走了商品。他向我解釋道,自己并不知道小區已開始實施“封閉管理”,這是第一天。事后,我看了一下時間,距離我給他第一次打電話,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當天北京最低氣溫零下6度。

        不過,在這個特殊時期,我不怪他。

        李小光說,北京小區封閉管理已成為常態。受訪者供圖

        這件事之后,被保安阻止進小區就成為了常態,我們也慢慢地和顧客達成了默契?,F在,80%的小區門口都會擺一張桌子,聯系到顧客后,就把外賣放在桌子上,顧客根據包裝袋上的小票信息自取。據我所知,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生過丟件的情況。

        今年春節,除了掙得少一些,別的沒啥遺憾。團隊給我們每人給發了一包口罩,我自己花27塊錢也買了一包,夠用一陣子了。唯一覺得對不住的就是孩子。今年春節,我們本來打算把閨女從老家接過來一起過年的,沒想到疫情爆發了,現在只能得空時和她視頻。希望疫情早點結束,能盡快回家看看孩子。

        坐標:

        湖北省武漢市

        張興,70后,湖北咸寧人

        社會關愛我們殘疾人,我也要為社會出一份力

        我是一名來自疫區武漢的外賣騎手。這個春節,因為突如其來肺炎疫情,而變得特別不一樣,我想我會記一輩子。

        22歲的時候,我因為酒后開車,一條腿粉碎性骨折,從此也落下了殘疾,所以我也是一名有點“特殊”的外賣騎手。自從疫情爆發以來,我一直都在前方送餐,也去醫院送過多次。我送的最多的物品是“油、米、口罩、酒精、碘伏”,但聽到最多的話是“謝謝”。

        昨天(2月1日)有一個訂單,等我到目的地后,發現小區完全封閉了。這時候我打電話給顧客,對方是一位老奶奶,她告訴我自己腿腳也不方便,能不能想辦法送到樓上。但最后沒有辦法,老奶奶只能親自走到樓下取物品。我當時覺得特別抱歉,不能把最好的服務給顧客。這位老奶奶不停對我說“謝謝”,臨走還送給我了一個水果吃,我當時特別感動。

        前兩天,我送了一個訂單,代收款是37元,最終顧客微信轉給了我40元,還留言備注“外賣小哥辛苦了”,也非常讓我感動。我平時都是上午10點左右出門,但現在是非常時期,天還沒亮我就睡不著了,那些幫買幫送的單都是為了藥品,心里很不是滋味。

        車輛稀少的楊泗港長江大橋。受訪者供圖

        春節后這幾天,我沒有送多少單。有的顧客給他送過一次之后,他會強行加我微信,要我以后給他私送。這種情況下,我也沒辦法,要救人啊,他家有病人。

        在送餐過程中,總有顧客問我,你為什么不回家?我是這樣想的,疫情爆發了,我們生活的城市需要像我這樣的服務人員,我就應該自覺留下。全社會一直很關愛我們殘疾人,我也要為社會出一份力。

        坐標:

        北京市海淀區

        田曉亮,80后,河南安陽人

        顧客送我口罩,叮囑我要保護好自己、健健康康的

        我是一名餓了么外賣騎手。今年春節,由于肺炎疫情的緣故,北京外賣市場顯得異常冷清。

        如果一天連續12小時接單,運氣好的話差不多能接到30單。原本我想趁過年期間多掙些錢,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除自己開銷外,一天能剩下一兩百塊錢就已經很不錯了。

        不過,在這個特殊時期,錢多錢少已經不重要了。但令人無奈的是,肆虐的疫情已經嚴重影響了我們的工作及生活。

        首先,取餐變得很麻煩。餐飲商家一般都不讓騎手進去,用桌子堵住了門口,這么冷的天,騎手只能在外面等,餐準備好后,商家會將其放在門口的桌子上,我們再去取。

        其次,送餐更加麻煩。由于北京各小區陸續實施“封閉管理”,外賣騎手不再被允許進入小區。為了配合小區工作,我們一般都是打電話讓顧客來取,但部分顧客對此好像并不能接受。

        兩天前,我接了一單,送到目的地以后,我給顧客打電話,告訴他小區封閉了,不讓騎手進。他讓我跟小區管理員說一聲,登記一下再送上去。因為他是殘疾人,不方便下樓取餐。但小區管理員并沒有通融。

        最后該顧客只能拄著拐杖自己來取,一到小區門口就朝著小區管理員罵罵咧咧,說自己是殘疾人還不讓人給他把餐送上去。我把餐遞給他,他也沒接,愣是罵了約一分鐘后才接餐。之后,我趕快離開了是非之地,而身后的爭吵聲仍在繼續。

        不僅如此,疫情期間,騎手的食宿都成了難題。春節又趕上疫情,小餐館都關門了,大飯店又太貴了,吃一頓飯得好幾十塊錢。有時候到了吃飯的點,周圍的環境又不熟悉,一時半會很難找到合適的餐館吃飯,這個時候我們通常會回到自己熟悉的區域。以前,我在小餐館吃飯,一頓大概花15塊錢左右,而現在餐館關門了,就只能點外賣。

        然后自己去取,可以省配送費。

        住宿方面,現在的北京,不管是普通小區,還是周邊村莊,大多都戒嚴了,不讓隨便進出。而對于我們來說,問題遠不止不讓進出這么簡單。據我了解,有一些小區或村莊,已經開始往外驅趕外賣騎手,就因為我們在送外賣的過程中接觸的人比較多,不少人對我們產生了抵觸心理。不過,也能理解,如果換成我,或許也會有這種想法。

        最近幾天,我住的小區在管理上也更加嚴格。也許下周一,我就得休息了,在家待一段時間避過這個風口。如果堅持送外賣,或許自己連住的地方都沒了。北京本來就不好找住的地方,現在又加上疫情,如果被趕出去,就真的沒地方待了。

        不過,困難歸困難,也有一些溫情時刻令我心里暖暖的。有一天,我往一個小區送外賣,保安不讓進。我給顧客打電話,對方讓我稍等一會,他馬上下來。我在小區門口等了兩三分鐘,他又給我打了一個電話,說他穿衣服、下樓有點慢,怕我著急,讓我多等一會兒。

        其實,那天我也沒有別的單了,并不著急,多等一會兒少等一會兒并沒關系。令我感動的是,當該顧客下來取餐時,不僅給我包了一個紅包,還送給一個口罩。在這一刻,所有的苦和累都煙消云散了,只覺得心里暖暖的。

        坐標:

        湖南省長沙市

        劉志,70后,湖南長沙人

        送餐時摔倒了,我首先想到的是餐盒

        我是長沙人,我也在長沙送外賣,這個春節我本來就要堅守長沙,讓其他外地同事回家過年。

        肺炎疫情爆發以來,我們團隊承擔了給部分長沙市一線工作人員送餐的任務。我知道后,也主動報名參加了。

        昨天(2月1日),按照計劃,我們要給長沙某火車站健康監測點的工作人員送36份餐。我和同事們取過餐之后,便急忙騎著電瓶車往目的地趕。在經過某家屬院小區門口的時候,我和同事倆人一前一后直行,突然從旁邊小區躥出來一輛車,我看到前面的同事緊急剎車,我當時反應沒有那么快,也握了一下剎車,結果整個電瓶車側滑,連車帶人都摔在了地上。

        摔倒后我感覺膝蓋劇痛,坐在地上無法起身。這時候同事趕緊上前拉我起來。我第一時間撿起了滑落出保溫箱的餐品,好在餐盒沒有摔破,只有輕微的湯汁灑出來。這時候,我才發現,我的膝蓋蹭出了幾道血口,連褲子都摔破了。但當時,我沒顧上整理,急忙把餐品裝好,給工作人員送去了。

        摔倒后,劉志的膝蓋蹭出了血印,褲子也摔破了。受訪者供圖

        對于我們而言,疫情期間最大的不同就是,大部分小區我們進不去了,只需要把訂單送到門口就可以。即使能達到顧客門口的,我們也選擇把訂單掛在門把手,這叫“無接觸配送”,更加安全。

        作為頻繁接觸外人的外賣騎手,對于肺炎疫情,我們倒沒有感覺到特別可怕。真正危險的、值得敬佩的是那些沖在一線的工作人員,尤其是醫護人員。(中新經緯APP)

        (為保護受訪對象隱私,文中李小光、張興、田曉亮、劉志均為化名)

        (原標題:

        外賣小哥的“戰疫”:

        小區門外凍一小時,我不怪他)

        提示:想了解更多疫情下有外賣小哥在小區門外凍一小時,我不怪顧客,了解多點總沒壞處相關的內容,請嘗試通過上方搜索框搜索。


        相關資訊
        久热这里只有精品99国产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