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當前位置: 首頁 > 科技資訊 > 谷歌神秘的X實驗室,有一支量子計算軟件團隊,了解多點總沒壞處

        谷歌神秘的X實驗室,有一支量子計算軟件團隊,了解多點總沒壞處

        更新日期:2020-02-02 12:10:21

        來源:互聯網

        瀏覽量:338


        小編廢寢忘食的給大家收集關于谷歌神秘的X實驗室,有一支量子計算軟件團隊的相關信息,快來看看吧。

        參考搜索關鍵詞:

        量子,實驗室,計算

        去年10月底,谷歌宣布了一項重大的研究成果,證明了量子計算機可以在特定計算任務上超過經典計算機。谷歌 AI 量子團隊在論文中宣稱,自己證明了“量子優越性”,甚至已經實現了“量子霸權”。(谷歌正式宣布量子霸權實現!獨家專訪谷歌CEO:

        意義堪比萊特兄弟發明飛機)

        一向低調的谷歌 CEO 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親自出馬,撰寫博客文章,參與媒體采訪,還在 Instagram 曬出了一張與量子計算設備的合影。

        這件事的意義堪比萊特兄弟發明飛機,”他在采訪中毫不吝惜贊美之詞。

        圖 | 桑達爾·皮查伊(來源:

        谷歌)

        然而谷歌和 Pichai 沒有透露的是,除了上次發表“量子霸權”論文的硬件團隊,其內部還有一支神秘的專注于開發量子計算軟件的團隊,歸屬于 X 實驗室旗下。

        X 實驗室,類似于谷歌內部的新興技術孵化器,致力于培育有望驅動規?;瘶I務的新技術。它主導的項目都極具創意和前瞻性,比如互聯網熱氣球,谷歌眼鏡,無人飛機,太空電梯和無人駕駛等。

        實驗室將一些天馬行空的項目稱為“Moonshot(登月項目)”,代表了看似不太可能實現,但又值得一試的想法。有的項目已經夭折,比如太空電梯,有的還在研發,而像自動駕駛則已經成功孵化,成為自動駕駛領域的領頭羊 Waymo。

        相比量子計算硬件,X 實驗室的神秘量子團隊對開發可在量子計算機上運行的新算法和應用程序更感興趣,希望可以在上面創造出供普通程序員進行開發工作的軟件庫。

        圖 | Jack Hidary

        三緘其口的谷歌

        連續創業者 Jack Hidary 很可能是領導 X 實驗室量子研究的負責人之一。

        硬件非常有趣,但真正可以創造大部分價值的是軟件,”他曾在一場演講中表示。從某種程度上說,這種說法很好地總結了微軟等軟件公司比硬件公司總體市值更高的原因,盡管最初是硬件的進步推動了計算行業的發展。

        至于為什么不能100% 確定,因為谷歌發言人 Aisling O’Gara 對此予以否認。她表示,“Jack 的團隊和 X 實驗室是分開的。

        不過,Jack 在去年出版的一本書中給出了不同的說法。他稱自己的團隊在 X 實驗室的樓中工作,從事與量子算法和開發軟件庫相關的研究,向 X 實驗室總負責人 Astro Teller 匯報。

        這與發言人的說法大相徑庭。更奇怪的是,X 實驗室拒絕讓 Jack 或團隊中其他人接受采訪,盡管他們中有些人還同時從事與 AI 相關的研究。

        谷歌量子 AI 項目負責人 Hartmut Neven 曾公開表示,“Jack Hidary 在 X 實驗室工作,那里有一個小團隊。我們保持著密切聯系,以確?;パa性。

        有關 Jack 的公開資料不多,他曾學習過神經科學,隨后在上世紀90年代末的互聯網浪潮中創立了多家公司。他還在2013年嘗試競選過紐約市市長,承諾“如果勝選,將會給每人發一副谷歌眼鏡”,但最后沒能勝選。

        圖|量子計算設備(來源:

        麻省理工科技評論)

        Jack 自2016年開始擔任 X 實驗室顧問,并于2018年正式以全職身份加入 Alphabet。

        在被問到 X 實驗室有沒有與量子研究相關的“Moonshot”項目時,谷歌發言人 O"Gara 同樣予以否認。但 Jack 團隊的一名成員在 LinkedIn 上表示,正在參與制定“量子 Moonshot 項目”的戰略。

        公開資料顯示,X 實驗室還有一名量子計算專家 Guifre Vidal,他曾在加拿大著名的圓周理論物理研究所 (Perimeter Institute) 工作過?,F在是 X 實驗室的資深研究科學家,與 Jack 等人共同以 Alphabet 實驗室的名義發表論文。

        可能的研究方向

        目前為止,我們對 X 實驗室量子團隊的研究發現幾乎一無所知,只能拼湊一些零碎的線索,進行推理和猜測。

        學術和科研方向可能是他們關注的早期應用方向之一。X 實驗室曾在去年11月召開過一次會議,主題是如何利用量子硬件和儀器進行物理研究,比如幫助物理學家調和引力和量子力學。與會者來自于麻省理工學院,哈佛大學和微軟等機構,谷歌聯合創始人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也參加了。

        量子計算初創公司 IonQ 的聯合創始人 Chris Monroe 表示,“X 團隊沒有透露任何研究線索,我們不知道他們為什么要關注量子力學和黑洞,但是可以用到量子計算還是很酷的。

        圖 | 谷歌 Sycamore 量子芯片(來源:

        谷歌)

        另一方面,雖然量子計算機尚未成熟,但思考如何構建量子計算機的編程框架已然提上日程。Jack 曾在演講中表示,讓傳統軟件工程師更輕松地在量子計算機上工作,對于發揮量子計算技術的潛力至關重要。

        這是一個剛剛起步的領域,即使是想要了解量子計算的皮毛,也需要大量的知識儲備,因此開發者需要更簡單易用的工具。

        機器學習便是其中之一,可以用來縮小知識鴻溝,比如構建一個支持傳統代碼的輔助軟件,連接開發者和量子計算硬件。Jack 強調,“如果沒有這種工具,我不知道如何將量子計算規?;?。

        事實上,量子計算領域正面臨著這一問題:

        人才儲備遠遠不夠。

        除了在 LinkedIn 等平臺和大學中招募量子計算專家,X 實驗室還在谷歌內部舉辦了量子計算培訓計劃。Jack 稱大約有600名 Alphabet 員工參與了為期三天的培訓。

        他的團隊還為有量子算法經驗的研究生和博士設立了專屬項目,除了高額薪水,還會給他們安排住處,支付搬遷和住房費用等等,希望吸引更多人才加入。

        按照 Jack 的說法,他和同事整理了該領域的專家和學者。最終發現,全世界只有800人具備深入研究如何應用量子算法所需的專業知識。

        如果我們全聚在一起開個大會,恐怕需要非常多的安保措施(以保護人類量子技術的傳承),”Jack 在演講中打趣道。

        (原標題:

        谷歌神秘的X實驗室,有一支不為人知的量子計算軟件團隊)

        提示:想了解更多谷歌神秘的X實驗室,有一支量子計算軟件團隊,了解多點總沒壞處相關的內容,請嘗試通過上方搜索框搜索。


        相關資訊
        久热这里只有精品99国产6